80书屋

79.陆启番外

6小时前 作者: 归渔

1.

清晨,第一缕阳光透过半敞开的窗户洒进来,打在他清瘦眉骨上。

他在睡梦中翻了个身,将醒未醒。

“陆启!陆启!”

这个清脆娇俏的声音响起来,立刻就破坏了陆启一大早睡醒的好心情。

下意识皱起眉头,他随手从旁边拿了件白色t恤套上,然后下床。

旁边同样刚睡醒的室友起身往窗外看了看,语气里既有揶揄,也有羡慕:“可以啊陆启,那个妹子又来给你送早餐了,这都好几天了吧?”

心情有些烦躁,陆启揉了揉短发,随便敷衍了几句,然后走向宿舍里的公共浴室。

他洗完澡擦干头发走出来,打开储物箱,里面的手机还在嗡嗡震个不停。

[陆启,我今天给你买了陈记的小笼包和八宝粥,菁菁她们都说特别好吃,你一定会喜欢的!]

[我就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你,你一定要下来哦。]

[不见不散。]

视线定定落在一条条单向发送的短信上面,陆启沉默很久,终于还是转身下了楼。

走出宿舍楼,眼前阳光明媚,道路两旁郁郁葱葱的梧桐树洒下一片暗色阴影,而斑驳树影里,坐着一个低头玩手机的女孩子。

女孩个头娇小,大概一米六左右,长长的头发像漆黑的波浪,温柔垂下来。

她抱着手机,似乎正在玩什么手机游戏。精致的侧脸像洋娃娃,映在盛夏模糊的光影里,看起来似乎在闪闪发光。

突然,像是察觉到了什么,她身子一怔,立刻从石阶上站起身来。

抬起头,看到面前的人是他,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:“啊,陆启,你下来啦!”

说完,她弯腰从树荫底下拿起一个冒着热气的纸袋,狗腿地朝他递过来,“我刚买好的早餐,正好现在趁热吃。”

陆启不动,颀长的身影逆着光站在树影下,微风拂动,吹乱了他额前碎发。

良久,他终于开口:“同学,很感谢你的好意,但是以后真的不用再给我送早餐了。”

脸上笑容滞了滞,女孩眨了眨眼睛,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有手有脚,可以自己去买。”

女孩却不死心:“可是我就是想买给你呀,我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,吃到什么好吃的东西,都想第一时间来找你分享。”

陆启垂了垂眼,忽然叹气:“我不习惯接受别人单方面的关心。”

从小到大,他扮演的一直都是照顾别人的角色,从来没有尝试过被一个人毫无道理的关心。

他不习惯这样,因为没办法给予对方等价的回报。

“那就慢慢习惯嘛,我又没说吃了我的早餐,就必须要当我男朋友。”

女孩闻言,一双眼睛又弯起来,而后,像是想到了什么,又急匆匆补充一句,“不过如果你愿意当我男朋友,我也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。”

“”

陆启揉了揉眉心,只觉得心情越来越烦躁,他以为自己懂得如何拒绝别人,可是他所有明里暗里的拒绝,听在她耳朵里似乎都不痛不痒。

自从上个月的新生入学典礼过后,这个女生不知道是从哪里打听到他的学院和手机号码,莫名其妙地就开始追求他。

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

半晌,他终于抬眼望向她。

女生愣了愣,半晌,有些困扰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:“你这么一问我好像真的不知道哎。”

说完,似乎是怕他生气,她偷偷瞥他一眼,还是努力解释道,“不过,怦然心动的那种感觉,你应该是知道的吧?就是当你看见那个人的时候,突然觉得口干舌燥,心慌意乱,意识像是突然被绑架了,完全看不到其他人,也听不到其他人了”

“我当时看见你站在台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时候,就是这种反应。”

她说话的时候,思绪像是回想到了那天的场景,一双眼睛亮晶晶的,很温柔。

陆启闻言,眉眼间掠过一抹自嘲。

心动的感觉,他怎么会不知道?

即使从连州市逃到了北京,逃过了每周一次的学生会例会,逃过了放学后经常偶遇的奶茶店,却逃不过滚烫汹涌的梦境,逃不过四下无人的街。

良久,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来,礼貌又疏离:“抱歉,我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女孩愣了愣,大大的眼睛里似乎盛着困惑:“不对啊我打听到的情报,明明说你没有女朋友啊。”

顿了顿,又小心翼翼地问:“那个,她喜欢你吗?”

陆启笑了笑,声音依旧平静:“不喜欢。”

她摸摸胸口,长舒一口气:“早说嘛,吓我一跳。”

这个女生,是不是听不懂别人的拒绝?

“陆启同学,我再认真地跟你做一遍自我介绍,我叫沈易安,沈从文的沈,容易的易,安心的安。今年十九岁,白羊座,幸运色是粉红色。你可以叫我安安,我身边的朋友都是这么叫我的!还有,一年四季里我最喜欢夏天,因为可以去海边冲浪”

她看起来似乎还有很多话想说,陆启却没什么耐心再听下去。

忍了很久,还是开口打断:“沈易安同学,时间很宝贵,希望你不要浪费在我这个无趣的人身上。”

说完,不再犹豫,快步转身离开。

身后女孩的声音远远传来,娇俏又温柔,毫不生气的样子:“陆启,你可别把我的名字忘了!”

他摇摇头,很快就把这个人和这个声音抛到脑后。

从小到大,他都是一个固执又无趣的人,父母这么说他,渺渺这么说他,就连颜晞也曾经这么说过他。

他习惯了这样一成不变的生活,习惯了时刻照顾别人,也习惯了不被爱。

2.

北京的十二月已经冷到了骨子里,几乎呵气成冰。

教学楼被笼罩在影影绰绰的白雾里,学生们跟温暖的被窝难分难舍,所以出勤率也变得越来越低。

眼下,早晨七点半,天才蒙蒙亮,国际法的教室里,稀稀落落只坐了一半。

所有学生都是打着瞌睡哈欠连天的模样,陆启没心思管别人,径自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从书包里把课本拿出来,漫无目的地发着呆。

而偌大的教室里最后一排,有个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娇小女生,旁若无人地埋头睡觉。

上课铃叮铃铃响起,头发花白的教授慢悠悠地走进来。

站上讲台,教授清咳一声,直奔主题:“我们先来点名。”

“段笑。”

没有回应。

“杨菁菁。”

“到。”

“贾思远。”

“”

“陆启。”

他张张嘴,还没来得及回应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娇俏声音,脆生生从教室最后一排传来:“到!”

年迈的教授扶了扶老花镜,有些疑惑:“陆启不是一个男生吗?”

女孩闻言,揉了揉惺忪睡眼,下意识地撒谎:“不是呀老师,你记错了吧。”

下一刻,陆启的声音淡淡响起来,透着些无奈:“老师,我是陆启。”

“对嘛,我对你有印象,期中考全班第一。”

教授笑了笑,以为是两个人重名了,没在意这个小插曲,继续慢悠悠地点名。

沈易安被噎了一下,眼睛瞪得大大地看他,半天才反应过来,低头,飞快地把手机拿出来。

陆启很快就收到她的短信:

[怎么回事,昨天不是说好了今天我过来帮你签到的嘛,天气这么冷,你怎么还一大早起床呀。]

他盯着这条短信看了半天,突然笑了,不紧不慢地编辑:

[是你单方面说好了,我没答应。]

[我不管,我今天可是定了十个闹钟才起来的,一会儿你陪我去吃个早饭吧,要不然这个早晨就一点都不美好了。拜托拜托。(大哭)(大哭)]

眼前几乎可以清晰浮现出女孩说话时的语气神态,陆启垂下眼睛,手指往上翻了翻,一页又一页,全都是她发来的短信。

换季了提醒他加衣服,体检前提醒他要空腹,在图书馆借到了他喜欢的书然后送过来,邀他一起去参加音乐节,叫外卖的时候不管他吃没吃,总会多叫一份送到男生宿舍

陆启在此之前二十年的人生里,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这样时时刻刻都放在心上过。

从心脏涌出来的感觉很陌生,他从未体验过,所以心慌意乱。

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一条新短信已经发送出去:

[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好,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,不值得。]

对方的回复依旧来得很快:

[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呀,而且,值不值得你说了不算,要我说了才算。]

窗外天寒地冻,银装素裹,雪花纷纷扬扬落在地面上、屋檐上,还有行人的帽子上。

而他低头看着手机亮起的屏幕,慢慢地、慢慢笑起来。

3.

大一下学期的时候,交大和师范大学举办了一场篮球赛,作为学生会的骨干人员,陆启很不幸地被选拔在内。

距离篮球赛还有十五分钟开始的时候,一众男生都挤在狭小的更衣间里换球衣。

炎炎夏日,窗外蝉鸣席卷着热浪,一阵又一阵。

陆启刚穿上蓝色球衣,就听到手机响起来,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皱起眉,他拿在眼前看了看,来电显示上写着“渺渺”。

神色这才放松下来,摁下绿色的通话键,他声音里带着笑:“渺渺,有事吗?”

对面少女的声音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:“哥我这次二模没考好”

陆启关上储物箱,转身靠上去,声音很温柔:“怎么?这段时间光顾着追剧了?”

“不是不是,我这段时间学习真的超级认真!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数学好几题明明是能做出来的,可当时坐在考场里面,大脑突然一片空白”

“渺渺,你太紧张了。”他叹气,“只是二模而已,又不是高考,你需要提升自己的抗压能力。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”

女生闻言,声音越来越弱,似乎连尾音都写着失落:“就是、就是最近,一个同学帮助了我很多很多,他帮我整理错题,教我发散思维,还特别耐心地帮我划重点,我觉得我要是这样都考不好,就太对不起他了。”

这个所谓的“同学”,最近好像常常听她提起。

陆启隐隐约约触摸到了什么,却觉得现在不是应该深究的时候,于是仍旧耐心道:“你怕他失望,所以给自己的压力太大。你必须要调整这种心理状态,否则高考的时候,就一定会让这个人失望。”

手机另一端久久没有回音,而后,寂静的空气里,少女柔软的声音终于响起来,像是拨开云雾般,清晰又坚定:“我明白了,谢谢你,哥。”

这个电话结束之后,也到了篮球赛开始的时间。

这场球打得很顺利,基本上算是碾压局,只是,如果每次进球的时候,听不见那个女孩兴高采烈的加油声就更好了。

球赛结束之后,运动员各自散开休息,陆启走到篮球架后面,从书包里拿出一条毛巾擦了擦汗,身边突然挤进来一个人。

娇小的个子,长长的头发,还有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。

沈易安手里拿着两瓶水,讨好地递过来:“这两瓶水一瓶是冰柜里的,还有一瓶是常温的,你想喝哪个?”

陆启擦汗的动作顿了顿,忍不住皱了皱眉:“不要把钱花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。”

半年过去,她就像他的一条小尾巴,走到哪跟到哪,想尽各种办法都甩不开。

很快,整个交大都知道,沈易安喜欢陆启,喜欢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。

“哪里无关紧要了,你能喝我送的水,对我来说,很重要。”

她一边说,一边期待地把手里的矿泉水举得更高。

由于两个人身高悬殊过大,所以她举得很费力,陆启原本是想拒绝的,可是话到嘴边,终究还是咽了回去。

一定是今天的光线太强烈,照得他头晕,否则怎么会突然狠不下心。

他接过那瓶常温的水,仰头灌了好几口,她看起来很满足的样子,也打开另外一瓶。

还没放到嘴边,就被他拦下来:“你一个女孩子,喝冰水对身体不好。”

她没说话,半天才眨眨眼睛,小声问:“你在关心我?”

陆启一怔,别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“你明明就是在关心我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他沉默下来,她也沉默,艳阳高照的好天气,两个人并肩倚在斑驳的篮球架上,气氛安静得过分。

良久,她先开口:“陆启,能不能告诉我你喜欢的那个女孩,是一个怎样的人呀?”

“怎样的人?”

陆启低着头,想了一会儿,才慢吞吞道,“她是一个时而坚强,时而脆弱的人。“

记忆逐渐枯萎在岁月里,女孩笑起来天真又娇媚的模样,似乎快要看不清了。

关闭